长生十万年

第七百五十九章 柴老之谋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多年以前,从江南之地,举家迁徙到香海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历经多年臣服,无数血雨腥风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有了今日,我柴家在香海岛的辉煌地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柴老目光灼灼,凌厉的望向众人: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千个亿的财富,除了我柴家弟子之外,任谁都休想拿走一毛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嗡!

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落下,柴家高层,无不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秋这次强势降临,当众斩了柴家管家,打断柴公举双腿,更是重伤了黑力先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秋更是,放出话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柴家三日之内,必须凑齐,一千个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,按照柴老的意思,居然不准备给钱?



        我靠!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也太夸张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三日之内,尔等做好准备,随时准备跑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柴老冷冷说道:“那叶紫阳和郭天师,胜负恐怕是五五之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郭天师赢了,一切自然好说,皆大欢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郭天师输了,我们直接跑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落下,柴家众人的眼睛,无不变得一片灼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妙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无论谁输谁赢,柴家都没任何损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真是叶秋赢了,柴家带着一千个亿跑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去哪个国家,那么大的资金流,那绝对是各国元首,夹道欢迎的对象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我柴家,人才和资金,都不被太大的波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柴老,冷冷说道:“那么,无论是去哪国,我们柴家都不用怕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落下,柴家高层,纷纷点头,目带兴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三天之后的一战,若是叶秋输了,那柴家面临的灭族危机,自然迎刃而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叶秋赢了,那柴家人间蒸发,怕毛!

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众柴家高层都明白,跑路只是下下之策,乃是万不得已的办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柴家在香海岛,苦心经营了三代人,付出了无数心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柴公举的父亲,更是在火拼之中,惨死在敌人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可能的话,没有任何一个人,愿意离开香海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明白众人的意思,柴老的声音,再次随风响起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也不用太担心,三日之后的战斗,郭天师胜算还是更大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柴公举小心翼翼,试探问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,郭天师真愿意,为了我们区区一个柴家,和那叶紫阳开战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柴家高层,无不肃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别看如今的柴家,威震香海岛,财大气粗,威风凛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柴公举很清楚,对大宗师而言,柴家这点财富,还真不算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能修炼到,大宗师,的强者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已经拥有了,凡人无法理解的,强大的力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宗师这个,层次的武者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追求的东西,和凡人自然,也不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世俗界的金钱,对大宗师而言,只是一个数字而已,仅此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郭天师要扶持柴家,最根本的目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乃是借助柴家之手,收集最纯净的,漂亮的处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旦郭天师,进阶成功,位列道家真君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他就不需要,继续用处子练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介时,柴家对郭天师而言,已经是可有可无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一个,举足轻重的柴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得罪一个,实力强大的武道大宗师?



        试问,郭天师,如何肯干?



        当想到这里之时,柴家高层,都有些慌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怕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柴老,淡淡说道:“阿彪按照老夫吩咐,已经去做一件事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放心好了,三日之后,郭天师一定,会和叶紫阳决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郭天师,没有拒绝的必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落下,化为一片铿锵,竟似蕴含无尽杀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繁华大街上,繁华似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弥红灯下,红男绿女,万家灯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夜空之下的香海岛,已经很美,很是繁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在这无尽落叶之中,却又有一个少年,慢慢走在大街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少年白衣胜雪,宛若古装剑客,荒古而沧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华灯初上,月色当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,叶秋走到了,荒芜人烟的沙滩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海风徐徐,一艘豪轮,划破海浪,徐徐降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很快的,豪轮靠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哗啦啦!



        一身中山装的秋三爷,和儿子求生,并肩走下豪轮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先生,您的三个朋友,已经被我儿子秋生,带人给拦下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搓着手,秋三爷,点头哈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哈巴狗般,媚笑说道:“可惜的是,韩帅和他的两个小弟,已经逃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落下,秋生走过来,小心翼翼说道: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先生,今天在柴家,是小人有眼无珠,真是抱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灭了你武堂的海上分舵,你却帮我做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秋眉头微皱,有些好奇: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父子二人,莫非……就不怕,来自武堂总堂的怒火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秋自然知道,韩帅带走了虎香兰、高怡和曲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叶秋,无所谓!



        三女之中,叶秋只对虎香兰,有略微的好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高怡,因为借过钱,给叶秋救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高怡,叶秋还是,心存感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曲艳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二个字——呵呵!



        就冲着虎香兰和高怡,叶秋也会过去救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叶秋精通推衍,他掐指一算,就知道三女无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推衍之术,并不是能,100%还原现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是何人,能将三女拯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秋还是,非常的好奇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有一些猜测,但秋家父子,真正降临此地之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秋还是,有些惊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武堂在香海岛之中,经营了不到十年,就成了第一江湖势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说,在大海之时,叶秋一剑凌空,斩了武堂的赌船,灭了所有武堂的精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叶秋很清楚,在香海岛的陆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武堂还有差不多,足足一千个兄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这些兄弟,武功都不咋地,素质也不是太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凭借这一千兄弟,武堂在这香海岛,依旧是是一流的大势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另外……武堂的总堂,那可是有三个,武道大宗师坐镇!



        另外……武堂的分堂,遍布东南亚,都是堂口!



        就算香海岛,这边出了岔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武堂,资源倾斜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秋三爷,想要崛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应该,不会很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秋三爷,和他儿子秋生,居然毫不犹豫的,选择了投靠叶秋?



        莫非……这父子二人,有什么打算?刹那间,叶秋望向秋家父子二人的目光,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