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生十万年

第九百五十章 沧海

        “祖先那十年,和徐福大人,究竟历经了什么?”张家主,有些好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徐福此人,在历史上,传说很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玄之又玄,真假难以分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,乃是徐福出海,替始皇帝寻求,长生不老之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最终,一直到始皇帝驾崩,徐福都没回来过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历史真相如何,早就尘封在浩瀚海面,随着历史被淹没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相,究竟如何?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张家主目带好奇,很想知道答案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徐福当年还没出海,而是在造一艘超级大船,一艘划时代的,能够支持远航的巨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张阁老感慨说道:“此船能容纳三千童男童女,以及上万名披甲战士,以及支持数年航行的辎重粮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这艘船,乃是秦朝的航空母舰,那也一点不为过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福出海之前,曾经建造了一艘,史无前例的龙骨大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船,传闻乃是用大海深处,蛟龙的骸骨当船身,历经数年岁月,这才打造而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船扬帆起航之日,始皇帝亲自巡游沧海,见证了这历史的奇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传说,此船所到之处,蛟龙的气势横压诸海,让那些海兽不敢靠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很可惜的是,这只是传说而已,根本无人见过此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祖师那十年,都在沧海岸边,迎着海浪练剑,和沧海的力量抗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在张阁老的眼中,满是悠然神往:“如此,十年磨一剑,祖师的剑道,自然极为惊人,几乎能天下无敌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剑先生张乾,本是出生贫寒,却带领剑宗崛起,成长了剑凌天下的大人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张乾那十年学艺,却无人知晓,乃是秘辛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十年,张乾跟着徐福造船,学习各种知识,最终文武双全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徐福不止一次出海,每次都带着祖先,二人曾在沧海深处,看到了一座仙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间,张阁老微微沉吟,然后转动了书桌上的紫砂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灰尘密布的石室,出现在张家主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张家之中,竟然还有,如此秘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嗡!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主见状一愣,眼中满是不可思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主跟随张阁老多年,却不曾知晓,在这后院书房之中,隐藏于如此密室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密室,老夫本是打算,传给下一代阁老张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张阁老叹息说道:“如今张狼已死,张仁杰也惨遭横祸,老夫只能将这个秘密,传到你手中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主天赋一般,张阁老并不满意,甚至是不屑一顾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张家主的儿子张狼,却是人中之龙,被张阁老精心培育多年,即将踏入化劲大宗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料……白玉京之旅,张狼化为白骨,彻底烟消云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张阁老精心培育的,商界奇才张仁杰,被叶秋在江东高家,用十亿钱山给活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说,高家救出了张仁杰,并将他送回了张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此役过后,张仁杰元气大伤,整个人意志消沉,变得萎靡不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阁老顿时明白,张仁杰的“锐气”已失,已经失去继承张家的资格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如今,张阁老无奈之下,只能将家族延续的重任,托付给在张家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是儿愚钝,让您失望了。”张家主目带羞愧,有些尴尬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一切都不重要了,老夫时日不多,未来张家何去何从,就要看你的子孙之中,能否诞生人才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看,张阁老,淡淡说道:“老夫如今做的,便是为未来的张家,灭除一切祸患,并留下火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间,张阁老大步流星,踏入了石室之中,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主,目带忐忑,跟随其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石室中央,一幅古画,跃然眼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间石室很脏,到处都是灰尘,应该多年未曾有人踏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唯独墙壁上的古画,却栩栩如生,哪怕时隔千年,依旧一尘不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主只看了一眼古画,顿时浑身一震,瞪大了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古画之上,画的是一座巍峨高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山间,云雾缥缈,宛若仙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山巅,苍穹之上,一轮皓月,在云层之中,若隐若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云雾如龙,气吞皓月!

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那山巅,却似有一个人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人,白衣胜雪,衣带飘飘,背着一把长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只是一个背影,但却让人肃然起敬,有种“海到尽头天作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”的磅礴气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少年的腰间,挂着一个玉佩,随风而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月光倾洒而下,破开云雾,将少年衬托的金芒璀璨,宛若仙人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剑仿若蕴含雷霆,不出鞘则矣,一旦出鞘,似乎能斩裂虚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玉佩古老而神秘,铭刻有复杂的铭文,以及一个奇怪的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那山、那玉佩、那明月,还是那绝世宝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的气象万千,都不及那少年的背影,更让人感觉震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?”张家主倒吸冷气,颤声说道:“无……无名剑圣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是了!



        一定是如此!

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剑宗的祖师爷,剑先生的师父,那位乾坤如袖,锦衣夜行的——无名剑圣!

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张家主再也想不出,究竟何人如此恐怖,如此的气势磅礴!

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一幅古画,仅仅是画中的一个背影!



        可就算如此,张家主依旧遍体生寒,有种想要跪地,想要对少年顶礼膜拜的恐怖感觉,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这还真是,不可思议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儿,你很聪明,但这画中之人,却并非无名剑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轻抚白须,张家主望向古画的目光,满是复杂和沧桑: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幅古画,乃是先祖张乾当年,在沧海十年,练剑之时所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,当年先祖和徐福,曾在沧海造船,并多次前往沧海深处,寻访传说之中的仙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忽一日,二人在沧海之中,在那云雾之间,终于看到了仙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而那仙山之上,阳光倾洒下来,赫然有一个巍峨身影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嗡!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一出,张家主浑身巨震,眼中满是骇然:“父亲,此人如果不是,无名剑圣的话。”“那他……莫非是传说之中,海外蓬莱仙岛之中的……仙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。